海北州信息网

首页 > 本地信息 / 正文

崧厦盐民黄山炖鸽游击队

网络整理 2017-02-11 本地信息
(原标题:崧厦盐民游击队)

历史上,广袤的虞北海滩曾是盐民赖以生存之地。上虞金山盐场鼎盛时期,下设汤家沥、五龙庙、潘家、达浦、潭头五个盐埠。当时五龙盐埠北面有一条专供牛车进出的大道——大车路。该路自浙东海塘起,经夏家丘向北延伸,将附近晒盐“白地”连在一起,成为五龙盐埠运鹵拉盐的主要通道。沿途有二十多户人家,一间间草舍依次毗邻。为了养家糊口,大家来此晒盐,在荒凉的海滩上安营扎寨,对外都说自己住在大车路附近,习以成俗,“大车路”便成了村名。抗日战争时期,崧厦前庄大车路村是余(姚)上(虞)县崧厦盐民游击队的诞生地。

1941年崧厦沦陷以后,盐警出身的滕祥云网罗社会上的地痞流氓,做起了土皇帝,盘踞在崧厦祝家街上,与驻扎在崧厦同仁桥旁的日本鬼子狼狈为奸。滕部到处扫荡,明抢暗夺,各种苛捐杂税也应运而生,盐税越来越重,盐民苦不堪言。当年家住前庄夏家台门五龙埠盐民夏长明,一家十六口人,拥有140多张盐板,十多亩田地,父亲与他几个阿弟兢兢业业,既晒盐板,又种田地,夏长明自己则隔江过水(杭州湾)专做海北生意。他家如此广开门路,在当地也称得上殷实人家,想必吃饭已不成问题。然而始料未及的是,1942年他家被迫向滕部预缴了一万多斤食盐。到了年底,滕部竟说还欠二十多石米的税钱。为防杀身之祸,夏家只得举债筹款,全家人一年忙到头,竟然落得债台高筑。在白色恐怖笼罩之下,当时有着类似遭遇的何止夏长明一家。

正当人们绝望之中,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三五支队”来到虞北开展活动。余(姚)上(虞)县崧厦常备队队长谢汝昌、指导员雷行等抗日战士深入盐区,向盐民群众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在与盐民群众深入接触中,了解到滕部巧立名目,敲诈勒索,盐民不堪重负,抗日战士决定为民除害。有一天,滕祥云手下的两个匪徒带着枪支来到前庄村,再次向盐户强收所谓的税款,被身着便衣的抗日战士当场拿下,随即押往海滩枪决。为了扩大影响,震慑敌人,在抗日战士的带领下,盐区400多位盐民各带一件防身工具,利用夜幕掩护,到崧厦街上进行声势浩大的示威,向敌人驻点施放排枪。同时张贴宣传标语,警告敌人,谁敢胡作非为,继续欺压百姓,等待他们的将是同样下场!后来滕祥云已隐隐感到三五支队的厉害,对盐民也有所顾忌,不敢轻易下乡扫荡。

通过这件事情,夏家父子觉得共产党确实是为老百姓办事的,从中看到了希望。1943年11月,夏长明前往余姚梁弄投奔三五支队。部队首长了解到夏长明有一定文化知识,而且善于经商,于是动员他返回原地从事地下工作。夏长明回到家里后,在雷行等人的指导下,利用自身优势,与盐民兄弟广交朋友,动员他们参加抗日活动。

那时绝大多数盐户散居在浙东海塘外面,东一户,西一家,地方相对偏僻,尤其是大车路村、外汤家村,人称“打雕村”,到了晚上显得十分冷清,特别是世德会丘那边只有六七户人家,更加僻静。盐民利用盐场上的几个临时工棚经常秘密开会,与滕部斗智斗勇,尽量少缴,或者拖着不缴盐税。在对敌斗争中逐渐形成了以夏长明、郑顺江、金章龙、周炳夫等为骨干的民兵队伍。

金山盐场许多盐民以前是从余姚、慈溪那边迁徙而来。尽管他们离开故乡已经多年,但人脉还在。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从上海浦东南渡杭州湾,在镇海、慈溪、余姚三北地区立足后,利用盐民这层关系來到虞北地区开展抗日活动。他们往往晚上九、十点钟过來,待上一天,又神不知鬼不觉地转移。天长日久,盐民发觉这些抗日战士从不在同一地点待上两天,十分警惕。临走时,不仅收拾得干干净净,而且还用“抗币”及时结清伙食费用。如此纪律严明的队伍,深受盐民群众的拥戴。在与抗日队伍的不断接触中,盐民群众的觉悟也在不断提高。经过谢汝昌、雷行等人的适时引导,夏长明、郑顺江等人的密切配合,当时大车路村盐民几乎都参加了盐民自卫队。随后金山盐场5个盐埠相继成立了盐民自卫队。

在此基础上,崧厦盐民游击队于1944年8月在大车路村成立,雷行任盐民游击队队长兼指导员。盐民郑帮治、郑顺江兄弟七人有三个成了游击队员。盐民姚其生甚至卖掉了家中仅有的60张盐板,义无反顾地参加了游击队,一心一意闹革命。盐民游击队成立之初,以大车路村、外汤家村盐民为主,后來潘家盐埠、达浦盐埠、潭头盐埠的盐民也陆续参加,队员发展到三十多人。盐民游击队还配合大部队作战。有一次,在攻打上虞夹塘一个伪军据点的战斗中,队员陆春敖冲锋在前,不幸中弹身负重伤,被截去了一只手臂。

为了组建盐民游击队,雷行经常与夏长明同床共眠,时间长达一年有余。在对敌斗争中夏长明立场坚定,特别是在组建盐民游击队时发挥了重要作用,1944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10月夏长明任中共前庄支部大大,在盐区发挥战斗堡垒作用,发动盐民群众积极为三五支队筹粮、筹款,购买重要物资。一次,筹集到18担皮棉后,晚上由他带队,经上虞横塘、二都等地,护送到余姚梁弄,为部队过冬雪中送炭。此事受到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何克希司令员的表扬。

盐民游击队成立开始,到1945年8月并入崧厦区中队,虽然活动时间不长,但在党的领导下,依靠盐民群众开展武装斗争,有力地打击了当地的日伪势力,同时也播下了革命种子。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北撤时,队员陈金炎、陈信泉等人跟随部队离开故乡,辗转到了苏北一带,随部队南征北战,经历了血雨腥风的战斗洗礼,直至推翻蒋家王朝,有的还参加了“抗美援朝”。

盐民王大海一家冒着生命危险掩护特派员一事值得一提。浙东游击纵队北撤后,留在原地坚持斗争的雷行、张明、张永信等人仍将大车路村作为隐蔽藏身之处。1947年深秋的一天下午,崧厦区特派员张明到盐区活动,晚上与王大海同睡一床。不料,第二天凌晨敌人进行偷袭,张明被堵在屋里无法脱身。他想,自己单枪匹马寡不敌众,暴露以后还会连累王家,便将随身手枪交给大海隐藏。大海急中生智,在敌人即将进屋之际,把枪藏到了父母的棉被中,叫母亲不要起来。此时十多个敌人已冲进屋内搜查,将大海、大海哥哥、张明三人押出屋外,逐个搜身盘问。大海哥哥沉着应对,说张明是他的表兄,从事棉花生意,昨天傍晚路经这里。经过一番搜查,敌人没有发现破绽,但放心不下这位客人,匪首便发出指令,准备绑走站在东面的张明。王大海临危不惧,趁敌人进屋找绳,其他匪徒开始集合的一瞬间,雾气朦胧之中,他与张明迅速换了位置。愚蠢的敌人哪会想到,他们绑走的“客人”是一个地道的盐民,这样张明才安全脱险。后经当地保长疏通,大海被很快保释出來。这出在敌人眼皮底下演出的调包计,成了当地传颂的佳话。

杭州湾上潮起潮落,随着后海倒滩势头的加剧,1956年前后,大车路村所在的夏家丘以及附近晒盐白地都被钱江大潮吞噬殆尽。失去根基的盐民绝大多数远走他乡,先后迁往百官前江、小越横山、章镇大浸畈以及余姚周家路、小曹娥等地。虽然滩塌人走,大家各奔东西,但盐民群众的斗争事迹,尤其是大车路村这个革命根据地的许多往事成了当地群众永远的记忆。

根据前庄村92岁村民陈冬林、夏长叶(夏长明之弟)、陈炳康和湖光村92岁村民俞仰九(夏长明妻舅)、郑杏花(89岁郑帮治之妹)的叙述整理成文。

(原标题:崧厦盐民游击队)

Tags:海滩   大海   特别

猜你喜欢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